最近备忘列表
1、连载完《乐善好施》我就写茨酒
2、最近准备再搞个事情
3、夜叉的肉体真是世界的宝藏
关于这个辣鸡写手
1、其实本体是一只皮皮虾,不要说什么总是被骑的那个这种话
2、爱好强受、年上受,对下克上有奇怪执念。热爱一切忠犬
3、心里除了烛压切还能装下三日月的盛世美颜
4、伪现充真死宅,没有游戏会死
5、拖延症晚期,会在脑子里写文然后假装自己写完了。wink
6、只要是美少年的肉体都是美好的
 

【青夜】乐善好施/一

【青夜】乐善好施

1、很多私设。

2、设定大致是百岁老妖精骚叉给自己找了个小和尚然后养成男友的故事。嘿嘿嘿

3、本来应该是情人节车,但我是在是拖延症严重。食用愉快,wink

 

(一)

一只妖,并不足以为奇;一只活过了百载春秋的妖,也不足为奇;但一只妖从诞生起便听着佛刹诵经声,百无聊赖地消磨了百年光阴,倒是让人觉得有趣起来了。

长了一副祸水样子,偏生是个男子,在海里霸占一方,平日里也为非作歹,不过也是欺负欺负别的小鬼而已,做过最大的恶事便要数曾经烧过这海边一村的村民。那晚有远远看见火光熊熊的人说,那恶鬼高大,如同地狱里逃出的索命厉鬼一般,看一眼都感受到那种阴戾气。

这夜叉喜欢每天晚上在海边散步,听着古寺的钟磬音,海水摩挲着沙滩,归鸟偶尔发出振翅声,感觉身心通透、现世安稳,此生可待。倚着散着微弱萤火的三叉戟,看着属于他的一方海域,他以为他这辈子的鬼生就会像这样无波无澜地度过。

可是一切改变都发生在这其中一个晚上。

 

(二)

夜叉并不讨厌人类,他有时候卷着黄泉海水在海面上晒太阳的时候,会远远地听见有孩童嬉戏的笑声传过来。这声音和那庄严平静的诵经声不同,透着愉悦,让人感觉到活着,海浪微荡,海面皱起又舒展,矮浪打在石礁上,在阳光下溅起水珠,夜叉觉得自己也算是自带背景特效了。更有时他坐在海边陡崖的岩石上,渔村里有些姑娘走过,见到他都红了脸快步走过,夜叉很理所当然的归因为自己帅的惨绝人寰,却丝毫不反省自己衣着暴露。

海风吹过,掀动书页,夜叉在他常坐着的那块岩石上拾到一本书,他看不懂那是什么。毕竟妖怪要读什么书,也没见过哪个妖力强大的妖怪因为没文化被嘲笑的,你见过有人嘲笑茨木童子大字不识吗?夜叉当然觉得这只是无伤大雅的小缺点,毕竟他的黄泉之海镇住了多少妖怪。但上面的画他是能看懂的,都是些怪异丑陋的脸,不是眼珠突出就是舌头长得嘴里装不下,总之就是辣眼睛。这厢正一脸嫌弃地翻看,那厢远远跑来一个小孩子,皮肤白皙,五官清秀,不像一般打渔人家又黑又脏看不清面目的小孩,夜叉莫名起了逗弄心思。

“叔叔,我刚刚落在这儿一本书。”奶声奶气却脆生生的,煞是好听。那小孩跑的急,白白的小脸上泛了一丝粉红,让人很想咬一口。

“什么书?”百来岁的妖怪被小童喊了声叔叔,心里正高兴有人来说话,面上却装得一本正经,无辜得似是不知此处有书一般。

“一本全是讲各种各样的妖怪的书,上面有很多妖怪画像。”小男孩认认真真地描述出来,半点都没有发现夜叉的戏弄之意。

“这本?”夜叉将刚刚塞在背后裤腰的那本书拿出来,晃了晃。那书要再不拿出来,大概就要从那老妖精布料稀少的腰带处滑落了。小孩一见书,伸手想去够,书却陡然跑到了头顶上伸手触不到的地方。

“能不能还给我,叔叔。”小孩子有些着急起来了。夜叉看着额头冒出薄汗的小童,嗅到了一丝香甜气。

“你看了这书能认出妖怪?那叔叔告诉你叔叔就是妖怪。”夜叉好整以暇地戏谑地看着面前的小孩。总有些好事的,也不知是真见过还是假见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喜欢丑化鬼怪,他瞧了里面的像,却不知道都在画哪些神怪。

“叔叔骗人,书上没有你这么好看的妖怪。”趁夜叉微微放松防备,小孩子跳起来抢回了书。

夜叉只笑了笑,心内却暗暗乐开了花。这骚东西就是喜欢别人夸他好看,那些被他的叉子叉起来的鱼精虾妖,统统是要被他逼着说上一百遍“夜叉大爷帅盖穹宇”的。“那你愿不愿意每天来给叔叔讲讲妖怪的故事?”一只妖呆上百年,也是会孤单的。大致那些一不留神被情网缚住的鬼灵精怪在步出本就划好的界限时,就是想要排遣寂寞。

都说佛音化人,兴许佛音也能化妖。不然这总是盘算着捉弄人的诡计的家伙怎么会突然想要和一个小孩子聊天。

 

(三)

       “这个是海坊主,是海女房的丈夫,又被称为海怪,身躯庞大,大概有五、六尺左右,在暴风雨的海面上出现。一般在海上天气很差或是傍晚的时候,海坊主就会出现,向渔夫们强行索要所捕得的鱼,要是渔夫们不给或是捕鱼量太少而达不到他的要求的话,其会在盛怒之下吐出黏液或掀翻渔船,让渔夫们船翻人亡。”小孩子指着一张丑陋的大鱼头图,一本正经地的讲着。身边那人光着大腿,坐姿歪斜,露出两腿间黑色的兜裆布。三叉戟被扔在一边,夜叉的魂从坐着的岩石上飞到海里去了。

       他好像把海坊主用章鱼捆起来扔在了暗礁群那里了,恶作剧忘记收场这是最骚的。但是他并不准备现在去解决这件事。比起一个被绑的和尚,当然是一个想要讲故事的孩子更重要了!似乎忘记了那孩子还是被他死缠烂打一日不断地讲了半个月。夜叉开始担心未读的书页越来越少,是否还能在这本书看完之前找到新的理由让这小孩再来见他。

       正当他绞尽脑汁,从到底是干脆把这小孩带走想到还是干脆把这小孩带走的时候,稚气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你怎么了,海坊主的故事不好听吗?”漆黑的眼珠直直的地看进他的眼睛,夜叉心头一跳,这孩子这么有时候像能看穿人心一样。

       “海坊主不是长这样的,海坊主的确长了一个大鱼头,但他从来不害人。”他总是被我欺负,这话不能讲。为什么不能讲,夜叉自己也不明白,兴许是不想吓到天真的小朋友。至于为什么一个老是欺天霸地的妖怪不想吓人,这就不清楚了。

       

(四)

       入秋之时昼夜温差陡然大了起来,潮湿的海风吹在身上,没有了夏日的粘腻感,甚至有些寒气,寺庙里的撞钟声听起来也徒添了几分凉意。本应是如同例行公务的散步,今日也不同以往。夜叉觉得,这个夜晚,充斥着不安,连空气里幽微的香火气都安抚不下他身体里的躁动,眼眸里爬起一丝血红,攥紧了手里的叉子,夜叉朝着喧哗的一处走去。

       如同狂欢一般的,酒坛被砸碎,火舌顺着液体舔上破裂的瓷片,从豆火慢慢张牙舞爪起来,与火堆旁衣衫褴褛的巫师一样扭动着,相映成诡异的画面。更诡异的就是巫师身后成堆的干草,似乎等待着被点燃,几个健壮的男人围着干草堆身上用鸡血画了古怪的图腾,草堆中间是用木头搭起的鸟居。

       夜叉一步步走近,耳中听见鼓声越来越大,越近那声响越如雷声般振聋发聩。他看见影影绰绰,从村口到响声的来源,挤满了面容间透着冷漠的人,他们望向一个方向,引得夜叉也向那处看去。

                                                                                                        TBC


评论(5)
热度(52)
© the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