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备忘列表
1、连载完《乐善好施》我就写茨酒
2、最近准备再搞个事情
3、夜叉的肉体真是世界的宝藏
关于这个辣鸡写手
1、其实本体是一只皮皮虾,不要说什么总是被骑的那个这种话
2、爱好强受、年上受,对下克上有奇怪执念。热爱一切忠犬
3、心里除了烛压切还能装下三日月的盛世美颜
4、伪现充真死宅,没有游戏会死
5、拖延症晚期,会在脑子里写文然后假装自己写完了。wink
6、只要是美少年的肉体都是美好的
 

【青夜】乐善好施/二

【青夜】乐善好施/二

1.     欧欧西,大部分设定都是瞎几把脑洞

2.     大概要到第三篇才有车。毕竟我觉得优雅的开车是要前情的,但是我开车界依然没什么逻辑。Wink

3.     有狗崽奸情,注意避雷,啊我好兴奋!!!

4.     慢热的不行

(五)

       那股子冷漠裹挟着恶意,压得人胃里翻江倒海,夜叉觉得仿佛有细密的芒刺扎在毛孔里,不得动弹。他向人群包围的中央看去,巫师登上一座石台,口中念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大意是:“请平息您的怒火吧,我们将男童为您献祭。”

       献祭?向谁献祭?献祭什么?不断接近献祭处,耳中的轰鸣又渐渐减弱,身体中的血液却沸腾奔涌,夜叉觉得自己似乎被那团火炙烤着,随着那模糊的咒语,仿佛体内有什么要迸裂出来一般。耳边木材点燃了的哔啵声,似乎是身体里传来的。人影幢幢之中看到了一抹映出了橙黄火光的亮色,被重重包围在最中间。低垂着脑袋,双手被高高吊起,绑在一人高的鸟居上,身上只一件单薄白衫,光裸的双脚将将够到脚下垫着的矮凳。巫师跳下石台,舞蹈缓慢,将围住少年的干柴仔细点燃。身上涂了妖纹的健壮男子抬了一台织机,重重的扔在已被点燃的柴草上,明晃晃的火苗似有生命般躲开,又慢慢聚拢,爬上织机。

       昏迷着的少年被烟火气呛到,缓慢地睁开眼,目光不知聚焦在了何处。但夜叉觉得那灼人的目光燎在了自己的身上。胸口一阵疼痛,耳边似乎被蒙住,灵魂开始脱离躯壳,他听见自己对着人群吼着:“你们在做什么。”

       疼痛得到了缓解,头脑开始恢复清醒,怀里已经搂着单薄的白衣男孩,总是持着三叉戟的手中紧握着火把,脚下踩着那个刚刚还在神魔乱舞的巫师。周围已是一片火海,热浪一股又一股地扑来,热气蒸腾,连眼前的影像都开始扭曲变形。木材坍塌与火星爆裂声不绝于耳,尖叫与哀嚎充斥了这片土地,已然成为一片人间炼狱。

       夜叉收紧了手臂,看着怀中眼神迷离的孩子,却在那双失了清明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狰狞的面孔。慌乱地丢下了手中的火把,覆上了男孩的后背,轻轻拍打着。男孩只是伸手搂住了夜叉的脖子,陷入了更深的昏迷中。

 

(六)

“爱宕山的大人竟然会干出这种不入流事情。”一把折扇遮住了半张精致的脸,睨着站在高处的那人,蓬松的尾巴一动不动地僵住却流露了他的紧张。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阻止住我的大义了吗?”那人突然挥了翅膀从高处飞下来,伸手钳住了妖狐的脖子。手上力道收紧,被制住的狐狸一张小脸通红,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措手不及。

“那也比让无知的人给你献祭要好。”艰难地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话,报复般的快感让他挤出了一丝笑意。压力在缓慢地放松,面前人抬手向上,触上了他的脸,手指抹去了他眼角的细泪。“让无知的人给夜叉献祭就更好?”继而满意地看到那只前一秒还在得意的狐狸如五雷轰顶般变了颜色。

“我给他们的妖纹是络新妇的呀。”难以置信的眼神真是让人想要永远地保存下来。“嗯,是吗?”勾了勾嘴角,大天狗贴近了妖狐的脸,“真是天真的小狐狸啊,连自己好友的妖纹的认不出了吗?”说着,伸出舌头舔上了妖狐那双因震惊而微微张开,不知是要辩解还是追问的双唇,捏着他的后颈,将他压向自己。

“你唾弃我的大义,可因你而起了上千人命。你和我是一样的。”妖狐感受到一双手触碰上了他的肌肤,引起了一串颤栗。在这句话刚刚落音的时候,黑暗一同袭来,接着便是无穷的坠落。

 

(七)

又是那一声声的撞钟响,天色泛青,夜叉坐在中庭大树上看着宝殿中诵着佛经的和尚,眼神黏在其中一个的身上。和身边的和尚不一样,那孩子身上几乎没有一点点烟火气,眼神里都是不在意的漠然,但每次看见自己时还是会流露出孩子气。挑了挑眉,掩住自己止不住的笑意,终于等到日课结束。

“叔叔,你又来了。”没有回寝屋,转身向一处幽静走去,两人几乎隔几天就会这样见一次面。

“你不想我来?那我下次便不来就是。”算来将孩子送来寺里已有半年之久,不注意间也抽高了身量。勾了一缕灰色的头发把玩着,这孩子快点长大就好了。

“叔叔,你弯一下腰。”夜叉看着那孩子淡漠的脸庞,听话地弯下腰。

脸上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留下了一些湿润的感觉。肇事者却站在原地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反应十分不满。

“你小子该不是喜欢上本大爷了吧。”跟小孩子都能开起这种玩笑的恶劣妖怪却得到了一个严肃的点头作为回应。愣住了片刻,笑着揉乱了男孩的头发,飞过院墙,离开了寺庙。

TBC

评论(2)
热度(24)
© the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