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备忘列表
1、连载完《乐善好施》我就写茨酒
2、最近准备再搞个事情
3、夜叉的肉体真是世界的宝藏
关于这个辣鸡写手
1、其实本体是一只皮皮虾,不要说什么总是被骑的那个这种话
2、爱好强受、年上受,对下克上有奇怪执念。热爱一切忠犬
3、心里除了烛压切还能装下三日月的盛世美颜
4、伪现充真死宅,没有游戏会死
5、拖延症晚期,会在脑子里写文然后假装自己写完了。wink
6、只要是美少年的肉体都是美好的
 

【青夜】乐善好施/三

1、终于又产粮了,反正也没人期待,我就怠惰了

2、最近我的心情很不平静,狗崽怎么发展我开始动摇了,该不该BE?要不要虐狗子?我是爱我崽的,陷入了要让他HE和不能让他嫁给渣男的左右为难中。不,这里是个乌托邦。

 

(八)

今夜的爱宕山注定不能平静,林影稀疏地投下零乱的阴影,三叉戟拖在石阶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喀喇声,被惊起的飞鸟尖叫着逃走。

“这就找来了吗?本事也不小。”挥着翅膀的大妖居高临下,悉悉索索落下了些许黑色羽毛。背着月光,但夜叉可以感觉到那蓝色的眼睛里透着阴冷的光芒。话音伴随着羽刃暴风袭来,几乎打了个措手不及。

“真是大礼相迎。要知道本大爷想找,没有找不到的。”咬牙切齿地、手中的武器几乎能将脚下的地面扎穿。方才要不是黄泉之海抵挡住,后果不堪设想。

“呵,如你所愿。”

紫发的妖怪眼边闪过一抹白色,突然袭来的杀气使得他本能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脸颊划过一丝凉意,留下了艳丽的色彩。

眼前是自己的好友,平时总是一副媚气的脸上死气沉沉,勾人的眼神也不复存在。抬手又是一记风刃,堪堪躲过,夜叉一脸难以置信。

“妖狐你疯了?“得到的回应是大招的连突。”你小子平时也不见你突这么多下,对我怎么就这么下狠手呢?“接下来,夜叉再也笑不出来。

那平日里都端着优雅腔调的狐狸这时攻势凶猛,显然是被操控住的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有受伤的风险,招招都是要命的架势。“合着平时切磋你都是偷懒的,死狐狸。“夜叉将将挡下了几招。虽然神智是不清了,但毕竟那还是妖狐。夜叉左右躲闪着,只好防不好攻,不知不觉已经被打痛了好几下。

“这狐狸,不会累的吗?”好一阵过后,夜叉才开始意识到大事不好。自己的体力在打斗中不断消磨,手中的三叉戟有千斤重。妖狐却似乎永远不会觉得累一般,招式流畅没有间断。这下,夜叉落了下风。

又是数十番回合,夜叉身上大大小小挨了不少伤痕。靠手中的三叉戟勉强地稳了身形。

“穷途末路,还挣扎些什么?”夜叉听见大天狗的话语从上方落下,心头一紧。支撑着自己已经不支的身体逃走了。

“啧,后患无穷。”大天狗向夜叉落荒而逃的方向掷去一瞥,满是不屑。

他走到妖狐面前,抬起他的脸,在那形状诱人的嘴唇上落下一个缠绵缱绻的吻。

“要是你醒着的时候也这么乖就好了。可是要怎样才能让你爱我。”

 

(九)

       回到老巢的夜叉陷入了长久的昏迷,大意中被大天狗打中命门,能活着回来就是万幸了。虽然那夜叉平时欺天霸地,但没有真记恨他的,一群平时受尽恶作剧的小怪好不容易找来了惠比寿来给他治疗。可老年人老眼昏花,陷入昏迷的夜叉根本无法接受治疗。

       可是这茫茫一片海域,周围大多是盐碱地,樱花妖、桃花妖、萤草当然是离这种地方越远越好。

       求爷爷告奶奶地找来了蝴蝶精。小妖怪又能有多少道行,日复一日、积少成多,就这样花了二十年才让夜叉醒来。

       夜叉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本大爷命硬着呢。”第二句是:“本大爷睡了多久?”第三句话是:“卧槽,坏了。”然后在这种深更半夜风也似地消失了。

这算什么事。

 

(十)

“阿青。”那老妖精站在寺院围墙上,看见从宝殿中迈出的人,什么低调做妖、隐蔽行事统统喂了那只有仇的金发大妖。二十年光阴,对夜叉来说不长,无论是他一直没有意识还是他已经活得够长了,但足够一个稚子幼童长成一个青年。容貌变了些许,但身上那份冷漠与疏离依然极为显眼,而今的青坊主凛冽气更盛。脱尘的气质却让夜叉实实在在的感觉到面前人已然不是当年那个任他搂在怀里的乖巧孩童,而是一个散发着异样魅力的男人了。

“施主半夜来访,踏坏高墙,恐怕不是正人君子风范吧。”声音平稳却凉如秋水,摆明了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握了禅杖的手却不自觉地收紧。

“本大爷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本大爷是妖怪嘛。”说着跳入寺中,看了看被踩坏的瓦片“切”了一声,“你这臭和尚,当年还是我把你送来的,你不向着我,倒去向着几片破瓦。”

“这寺养育我二十年,施主却不曾……”青坊主话未说完却当即住了口。

“我不曾怎么?不曾看望你?本来入了寺就是要断凡俗的,高僧难不成这点常识都没有了?”夜叉心下了然,却偏要逗弄人,“莫不是,想我了?”

“我对你从来只有感激,不敢妄自逾越。”青坊主稳了稳情绪,却没有意识到言语已失了体。

你不是离开我了吗?为什么又要回来?当年一个吻就让你消失了二十年,你要是窥探到真相,必然避之不及,如避猛虎豺狼。二十年够久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那我允许了。”夜叉伸了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啊?”在活了百来年的老妖精面前,二十七八的小伙子实在是不够看的。不过夜叉大约这么大岁数都长在脸皮上了。一头雾水的青坊主还留在自己的情绪里,这厢老妖精四两拨千斤。

“你不是不敢妄自逾越吗?那我许了就行了啊。”夜叉摩挲了几下胳膊,“我倒是想来看你啊,天有点冷我们去屋里细说。”庭院里蝉声正浓,滋儿哇乱叫,“咳,我是说我有点冷。”

 

(十一)

到了屋里,青坊主的脸色并不比方才好看,夜叉心知这孩子被冷落了太久,虽已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人了,但唯独这件事有心结,触碰不得,也只有自己来解决了。

“我今天就是来解释的,告诉你为什么这二十年我消失了。”夜叉叹了口气,给这个一无所知的男人解答一切疑惑与怨怼。

“当年你被当成祭品,我神志不清时杀死了全村,但我并没有后悔,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追寻了这场生祭的源头,找到了一个成天宣扬大义的混蛋,他可是下了好大一盘棋。毕竟我还是个小妖,落了下风,他控制了我的朋友,我被打伤,虽然是逃走了,但也昏迷了这二十年。刚刚醒就来见你了,你居然还这样对我。”一脸委屈地控诉着,比起来,前面的事情倒是叙述得轻描淡写。

青坊主并没有说话,眼神却道出他内心的不平静:“不早了,休息吧。”

“你这是逐客令?本大爷掏心掏肺给你讲了这么多,你这么绝情的吗?”厚脸皮就是厉害,隐忍闷骚青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青坊主皱了皱眉,似是下什么决心一般决绝,“我去铺床。”

TBC

评论(2)
热度(34)
© the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