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备忘列表
1、连载完《乐善好施》我就写茨酒
2、最近准备再搞个事情
3、夜叉的肉体真是世界的宝藏
关于这个辣鸡写手
1、其实本体是一只皮皮虾,不要说什么总是被骑的那个这种话
2、爱好强受、年上受,对下克上有奇怪执念。热爱一切忠犬
3、心里除了烛压切还能装下三日月的盛世美颜
4、伪现充真死宅,没有游戏会死
5、拖延症晚期,会在脑子里写文然后假装自己写完了。wink
6、只要是美少年的肉体都是美好的
 

【茨酒】 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一辆茨酒车

1、私设满天飞,暗搓搓副CP狗崽,阎判

2、大概是一个深柜酒吞和直男脑子茨木的故事
3、新手马戏团独轮车,食用愉快,wink

(一)

大江山的鬼王从来不缺女人,尤其是美艳动人的女人,歌姬舞妓争先恐后的往那个嗜酒的男人床上爬,但是鬼王却从来只让那群女人陪自己喝酒。

今天的大江山依然按部就班的周转着,除了——鬼王大人有些心不在焉。跪在酒吞身侧的歌姬媚眼如丝,仔细注视着这个令无数女人倾心的男子,却在他脸上找到了神游天边的痕迹。心头泛起担忧,敛了敛心神,刚想开口询问,就见鬼王“啪”的一下将酒盏敲在了桌子上。“倒酒。”语气不善,目光却不曾停留再歌姬的美貌,亦或是玉润珠滑的肩头,而是死盯着紧闭着的沉重大门。不明所以然的歌姬也只能连连应下,低眉顺眼地斟着酒。

又是一杯烈酒送入口,翻滚着下了肚,却浇不灭心头的烦躁。该死,那小子平时自己一喊歌姬陪酒就会冲到自己的大殿里来喊着什么“挚友”啊,“我的身体交给你支配”啊。那小子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那小子知不知道持之以恒?为什么今天没来!

酒精浇上怒火,火气越烧越旺。年轻的歌姬隐隐感受到气氛似乎越来越不对劲,却被鬼王的一张煞黑脸吓得说不出话来。

“该死的小鬼。”空了的酒碗又重重地敲在矮几上,声响有多大,不满就有多大。不见身旁人斟酒,鬼王看了一眼跪坐着泫然欲泣的歌姬,神智突然从罗生城门飞回了殿中。

“我不是对你生气,你别哭啊。”尴尬地挠了挠头,酒吞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话刚问出口酒吞就想扇自己一巴掌,问的都是什么东西。直到小歌姬缓缓点了点头,才长舒一口气,还好这个天没聊死。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一个喜欢的人,但他从来没有回应过你的感情,你们一般都会怎么做?”酒吞觉得一定是阎魔送来的酒是假酒,他今天才会和一个歌姬聊感情问题。

“那么妾身会继续默默喜欢他。”那歌姬说着,又莫名红了眼眶。

“就一直这样?”酒吞诧异地追问。“这样就够了。”鬼王再一次觉得,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谈这样的问题,过于深刻了。

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堂堂鬼王自然是不满意的,喜欢的人不到手,这才不是他的作风。

“我的挚友啊,今天天气很好,来打败我吧。”寂静了许久的大门被推开,被渴盼了许久的人也终于出现,可是鬼王依然觉得不痛快。挚友个屁,谁是你挚友,谁要当你挚友。就在酒吞暗骂的时候,茨木走到了近前,抽走了酒吞手中的酒盏,又瞥了一眼那个视线在自己和挚友见来回的歌姬。

“我今天要喝酒,没空和你打。”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歌姬先下去。

茨木见状,露出了一些笑容:“那吾友什么时候才能来支配我的身体啊。”

“那你陪我喝酒。”酒吞定定地看着茨木,作势要再拿一个酒盏出来。

“如果我陪你,你就答应和我决斗吗?”

“当然不。”

“不愧是吾友,从来不被动摇意志,真是迷人。”大江山第一酒吞吹又开始了他的滔滔不绝。

这小子,能不能快住口,什么“迷人”,他知不知道这让我很羞耻!

 

(二)

阎魔看见酒吞气势汹汹地穿过奈何桥,直奔向阎罗殿就知道这个老友又碰了一鼻子灰。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自然又是喝酒。酒吞一杯接着一杯,眉间的川字就没有平展过。

“你也没有告诉过他,你的心思吧。”阎魔斜签着身子,把玩起了手中的杯子。

“我又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他还是第一个。我怎么好意思直说,我堂堂正正的鬼王脸往哪放。”眼神开始飘忽不定,酒也难以下咽,“他那副态度无论对谁,都会让人误会的。但是那么义正词严地喊别人挚友,又让人觉得动歪心思很可耻。我现在听到挚友两个字都想打人。”

阎魔轻轻叹了口气,她千百年来从没看见他这么无奈又悲伤的样子,害怕真心被窥探,害怕心思被窃知。这个从来都是夺人魂魄的鬼王,这次被夺走了心神。兴许是孤独了太久,看了太多悲苦,阎魔这次也希望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她望了一眼那个伏案的判官,成全不了自己,至少也成全别人吧。

“那,要不要试试欲擒故纵?”阎魔说完这句话就仰头喝尽了杯中的佳酿,狡狤的眸子带着笑意盯着一筹莫展的鬼王。

“这,是何意思?”俊美的鬼王似乎抓到了什么。

如是如是,这般这般。阎罗殿里两个大鬼小孩子一样偷偷谋划起来。

 

(三)

茨木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他的挚友,而是跑去了晴明的庭院。

“阴阳师,为什么我的挚友会变成那副样子?他本该是我一个人的挚友,怎可被女人迷住?红叶那女人在哪里?”

“快别胡说了,我都不认识你说的那个男人。”红叶面露嫌弃,迫不及待地脱掉干系。她心中只有晴明大人,她的美貌、她的一切,都只属于晴明大人。

“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小生不才,希望能帮到阁下些许。”一只妖艳的狐狸开了口,他倚着的显然是那个满心大义的大天狗。

无暇顾它,茨木将自己了解到的零星的来龙去脉讲述给这只眯着眼睛,满面笑容的妖狐听。自己都没意识到,竟会这样心急如焚。

“要小生说啊,”妖狐的扇子掩了勾起的嘴唇,“只是挚友的话,是不会有这样强的独占欲的。所以……”眯着眼睛,却不继续说下去,只挽着大天狗转身离去,留下罗生门之鬼一人苦思冥想。

下面是车在微博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072670575638116&jumpfrom=weibocom&luicode=10000370
好吧,有小可爱把链接发在评论了,QAQ为什么我的链接就是不连接????

评论(7)
热度(73)
  1. Zoey 河彖the tower 转载了此文字
© the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